s
关于我们

一个女僧的佛系高考作文:我的佛门之旅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01 01:28

  说实话,刚刚推开寺院掉漆生锈的红色铁门时,仿佛穿越了一般,着实让我心里一惊。更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会剃度出家。

  编者按:2018年高考之际,凤凰网佛教通讯员全球交流团发出了一封佛系高考作文试卷,作文题目:师父领进门。体裁不限,800字以上。参与活动的有23名通讯员,收回试卷22篇。16名同学志愿组成评审团,通过投票选出10篇优秀作品。四川尼众佛学院通讯员法润法师的作文以其真诚的叙述、洗练的文笔,赢得了评审团的高分认可。法润法师的作文,是新时代佛教青年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网友在文章中可以真实感受到一个女大学生蜕变成女大学僧的全部过程。这是一篇真佛系作文。欢迎佛系青年围观点评。

  说实话,刚刚推开寺院掉漆生锈的红色铁门时,仿佛穿越了一般,着实让我心里一惊。

  大四实习的时候,在单位结识了两位刚刚接触佛教的朋友,闲聊时,他们跟我讲了一些因果的道理。话说,我肯定是善根深厚之人,要不然怎么能听到两位“佛教新人”三言两语的讲解,就能对因果的道理生起信心呢。要知道,这社会能认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的,寥寥无几。认识他们没多久,出于慈悲心,发愿戒杀护生,我跟随两位朋友的脚步,成为了一名素食者。

  几个月后,我从大连来到江苏,进入一家外企工作。像每一位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一样,一腔激情地规划未来。

  因为我吃素的原因,同事都内心认可我是佛教徒,可当时的我,对真正的佛法在讲什么,一点也不懂。一天下午,我在单位浏览网页,无意间看到一篇关于因果轮回的文章,读完以后,好奇心让我欲罢不能,一篇又一篇地搜索相关文章和视频,一段“地狱变相图”的讲解,让我毛骨悚然。这些文章如同连锁反应,触碰着我的神经和宿世的善根,也引发了我对生命第一次认真思考:未来,我的生命将走向哪里?还会有福报做人吗?如果堕入恶道怎么办?谁能救度我?

  这一系列的疑问,让作为理工专业出身的我,毅然决然辞职,留下一句“我要去学佛了”,让同事们一脸愕然。联系到最初向我介绍佛法的两位朋友。两年多未见,原来他们已经皈依,从佛教新人了转变成了三宝弟子。经他们介绍,我计划先到寺院住两个月,既能体验佛教生活,又能学佛法,然后再回到世间边工作,边修行。

  那天,我穿着人字拖,一条绿得发亮的运动裤,搭配白色体恤,背个双肩包,头顶烈日,好不容易找到了目的地终南山白马寺。红色高墙将寺院包得严严实实,只有几颗茂盛的大树露出身影。看惯了城市里的高楼大厦,突然停留在一所未知的寺院门前,心里百感交集。

  我推开吱吱作响的红色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放生池,寺院的建筑和房舍,古朴甚至有些破旧。这时,常住在寺院的几位师兄出来迎接。几位年龄不大的女师兄,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色工作服(之后我才知道这叫居士服),带着遮阳草帽,向我走来,这情景让我震惊不已,想不到21世纪,还有这种古怪打扮。一位师兄指着我的人字拖:“这鞋不能在寺院穿的”。哎,宿世的法亲眷属重逢,开场白竟是这句话,有点无语。

  安顿好,吃了顿斋饭后,天已黑了,躺在木板床上,心想:“青灯古佛、晨钟暮鼓的生活,就此开始。”

  我所来到的终南山白马寺,是我国最早兴建的寺院之一,有着两千年的历史。随着历史的演变,寺院仅存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大殿,和几间后兴建的房舍。寺院住持如孝法师是一位寂静调柔、安定儒雅的大善知识,也是我的第一位恩师。寺院中人不多,像我一样带着对生命的诉求,而来到寺院学习佛法的还有几位女居士,有的已经住了几年,一边护持寺院,一边修习佛法,因为有她们的相伴,寺院的生活,少了些寂寞,充实而又精彩。

  接下来的岁月,寺院的生活画面如同电影一般快进

  皈依那一天,师父赐予法名法润,哭得像一个迷路很久才回到家的小孩;

  从初入佛门时的青涩,到敢于奉献和担当;从面对烦恼时的种种心境,到誓愿出家,辗转求学的坎坷。每一幅画面,都是一段故事。每一段故事,都有它的跌宕起伏。每一个跌宕起伏,都因无常,成了一笑而过的杂谈。

  原本打算在寺院只住两个月的我,自从踏入佛门中,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至今,已经六年。一个人,如果看到了自己未来生命的广阔蓝图,坐上了通往彼岸的般若船,怎么还肯让自己在黑暗的深渊中沉沦?他此生此世,乃至未来际,唯一愿意做的,一定是全心全意践行诸佛菩萨的誓愿。